时隔十年美债上限危机再现,是真风险还是在演戏?❓❓

小青爱吃草2021-08-04  167

当地时间8月2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表示,鉴于联邦政府债务上限已于1日恢复生效,财政部从即日起采取非常规措施以避免债务违约。

时隔十年后,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再次上演,且债务“雪球”接近29万亿美元,引发各界高度关注。

💥️美债冲破28万亿 为何一再加速增长?❓❓

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为联邦政府设定的为履行已产生的支付义务而举债的最高额度,触及这条“红线”,意味着美国财政部借款授权用尽。

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统计,截至6月30日,美国未偿联邦政府债务余额约为28.5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介绍,美国是最典型的“借债度日”国家,“债台高筑”是常态,历史上国会调高政府债务上限高达78次。

2013年以来,美国国会不再直接调高债务上限,而是设置时限暂停债务上限生效。国会已7次暂停债务上限生效,最近一次暂停始于2019年8月,当时债务上限约为22万亿美元。特朗普政府的大规模减税计划以及国会大手笔增加国内和军事项目开支,当时被认为是助推美国债务加速走高的重要原因。

不到两年时间,债务雪球又“超标”逾6万亿美元。在谭雅玲看来,关键原因还是“疫情”两字。一方面,政府应对新冠疫情需要大笔花钱,另一方面,刺激经济复苏、为企业和民众纾困,政府又得举债,又是“放水”,使得财政赤字高企。

随着数万亿美元财政计划对经济的刺激作用逐渐减退,副作用开始显现。当前,美国通胀连续 2个月爆表,6月物价同比上涨5.4%,为过去十三年来最高。

债务与GDP之比是观察一个国家债务风险程度的重要指标。2001年1月至今,美国国债规模扩张了近4倍,今年美债与GDP之比达到137%。

现如今全球债务超经济总规模,而相比其他国家,美国债务雪球现象更加突出,加上国际形势的复杂性,谭雅玲将其形容为“债务问题叠加赤字问题,简直是内外交困”。因此,此次美国债务上限危机格外触动市场的敏感神经。

💥️耶伦为避险抛出“应急现金” 有何深意?❓❓

8月1日,美国债务上限恢复生效。此前美国会预算办公室已警告,如果不抓紧采取措施解决上限危机,美国很可能在今年10月或11月面临主权债务违约风险。

债务违约将带来怎样的危害?❓❓谭雅玲指出,这将严重削弱美国借债信誉,甚至可能动摇美元的主要储备货币地位,引发投资者抛售美国国债,加剧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拖累世界经济复苏。

2011年8月,两党围绕提高债务上限的持续博弈,曾造成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导致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A”下调一档至“AA+”。历史上,美国首次遭遇主权信用降级。

为防止 “债务破顶”, 8月2日美国财政部启动了“应急现金保护措施”。这一措施可以提前赎回、并暂停对联邦养老金计划中退休基金的部分投资,以此“节省出”现金,在财政部在未来2-3个月不发新债的情况下,可以直接支付政府账单。

启动“应急现金保护措施”并不常见。对于耶伦财长的操作,在谭雅玲看来,这是“特殊时期使用特殊的手段”,争取充足的时间让国会来决定提高或者暂停债务上限。

值得注意的是,财政部预计9月末现金余额为7500亿美元。谭雅玲指出,相比腾挪举债空间和争取时间,耶伦此举更加意在为市场维持信心。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二季度美国的GDP环比增长6.5%,表现虽不错,但却低于市场预计的8.5%。宽松的货币及财政政策备受争议,为围绕美联储是否加息也是争论不休。此外,中美关系的走向,也令市场人士无所适从。

💥️两党会就债务上限达成一致吗?❓❓

当天,耶伦致信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称,“受疫情影响,这些特别措施持续时间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她敦促国会,“应尽快采取行动,以保护美国的信用”。

眼下,国会有两种方式解决债务上限问题。或者通过常规立法程序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但这在参议院需获得60票以上,意味着民主党要争取至少10名共和党参议员支持。那么,民主党可利用所谓的预算调节程序提高债务上限,这在参议院只需51票简单多数即可通过。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日前曾表示,共和党不会支持提高债务上限,民主党只能利用预算调节程序通过相关立法。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资深民主党议员罗恩·怀登则表示,共和党将债务违约作为谈判筹码是完全错误的,民主党不会作出任何让步。

值得一提的,8月9日至9月10日将是国会夏季休会期。目前,留给美国规避债务违约的时间已经非常有限。

💥️避免债务违约风险,美国还有后手吗?❓❓

而等到9月中旬国会复会后,两党还需就10月1日开始的新财年政府预算进行协商。分析人士认为,届时政府预算和债务上限博弈相互交织,两党拉锯可能持续更久,将引发投资者对美国政府关门和违约风险的担忧,加剧金融市场波动。

此前,耶伦曾警告称,国会如果无法解决债务上限问题,将危及美国经济或引发类似金融危机等经济灾难。受此影响,全球一些主要美债持有国或开启抛售美债的趋势。

对此,谭雅玲指出,如果通胀无法容忍,美联储将通过加息的方式提高美国国债收益率,国债的基准利率也会因此上调。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方面可以一定程度上保障财政资金的来源,另一方面,也能刺激其他国家央行继续“吃进”美国国债。

美国虽然处于国际循环体系中,债务上限危机也总是上演“狼来了”的故事,但是一直没出现,归根结底是与美元作为国际储备与支付货币的地位有关。因此,谭雅玲的结论是,只要美元作为硬通货的价值还存在,美国仍然依赖“惯性”试图度过危机。

(看看新闻Knews编辑:李瑶 实习编辑:皮思煜)⭐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pcnow.com.cn/finance/573749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