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门之乱第六集:德云社龙字科直播,栾云平砸挂高峰像黄瓜的缘由

小青爱吃草2021-06-19  213

很多人奇怪,为什么在德云社龙字科招生直播的决赛阶段,栾云平跟高峰在直播的现场,栾云平说高峰像黄瓜?❓❓

其实,这都跟“范门之乱”中的史晓军有关。

因为史晓军夹着烟唱歌,身后俩人扯着“范振钰的徒弟”条幅被猪队友徐维成拍成小视频,传播到了网络。

经过发酵,传到了范振钰徒弟刘春山和高峰的耳朵里,然后两个人否认史晓军的出身,也就是他是范振钰徒弟的身份。

对于刘春山和高峰两个人的声明,史晓军的态度是不服不忿,更是拍了个吃黄瓜的小视频(后又删除)⭐,史晓军在里面,说高峰是“假肢”“黄瓜”,这才有了栾云平在德云社龙字科的直播上,砸挂高峰是黄瓜。

至于史晓军的“黄瓜说”,我原本一直以为,史晓军就是说高峰不堪一击,随便一折,高峰就被干掉了。

实际上,经过网络名人“津门锁爷”的一解释,鹏哥我是豁然开朗了,原来,这里面还有这典故。

“津门锁爷”说,以前他们经常吃一种黄瓜的名字,叫“绿先锋”黄瓜,高峰名字里带一个“峰”字,史晓军的意思,把高峰“绿”了,再吃了。

听完锁爷的解释,鹏哥我也噗嗤一乐,说相声的真是没好人,说话真是处处是梗,夹枪带棒的,史晓军的“黄瓜论”,原来不仅仅说是高峰弱啊,哈哈哈。

这才有了,德云社龙字科招生的总决赛直播上,栾云平砸挂高峰:这些日子,我看您,越来越像黄瓜了。

高峰:他说我像皇上。

旁白的杨鹤通同样乐不可支。

栾云平砸挂高峰的同时,也替高峰回应了史晓军:我哥们很硬!❗️❗️

这跟栾云平同在德云社龙字科招生直播上砸挂刘春山,两个人一问一答,回应了网友质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史晓军发完吃黄瓜的小视频,后又删掉了,应该是被投诉了,举止行为不雅。

不是鹏哥我说你,你史晓军也是花甲之年,60岁的人了,还搞些孩子气的把戏,网络上吃根黄瓜,说说暗讽的俏皮话,就能解决问题?❓❓纯属发泄个人情绪,老不休一个。

写完这段儿,鹏哥我也禁不住乐了,天津锁爷对史晓军吃黄瓜的解释,又让事情充满了幽默的味道。

这就是俩小孩打架,一方气不过,对着玩具诅咒撒气,一个意思。

咱有事说事,你史晓军对师父不恭在前,刘春山高峰抵制在后,你到底是不是范振钰的徒弟,咱拿证据说话,有事说事,别净整些没用的。

实际上,经过史晓军跟刘春山高峰双方的隔空对战,亮出证据。史晓军他们仨,是12年前,赵津生在范振钰灵堂上代拉的师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当时刘春山高峰,是心里不服,但是说不出口的。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12年的时间,事情变化很多。从刘春山的话里,至少他和高峰,跟赵津生没有联系,大家关系本来就不亲,再加上大师兄代收的史晓军三人,在哥俩心里,始终是根刺。

这次,史晓军狂放不羁,引发了网络非议,再加上范振钰是德云社郭德纲的义父,刘春山高峰的师父,事情就搞大了,史晓军也有点羞刀难入鞘,不好收拾。

这才有了史晓军隔空对战刘春山高峰,但是在根子上,是箭头直指赵津生。

谁让你赵津生当着相声前辈,媒体的面,满嘴胡咧咧,不真不假的说郭德纲拿录音机偷天津的段子,要是段子能偷的话,听相声的人,岂不都是小偷了?❓❓

本来相声文化就凋零,再像赵津生一样弊帚自珍,相声早就完蛋了,至少人家郭德纲,在似乎搜集传统相声段子,为了拯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出一份力。

史晓军的这一场风波,源于他酒后的放浪不羁。

当然,史晓军道歉了,虽然是口服心不服,但走了个形式,事情算是过去了。

事情的结果,史晓军红了,大师兄赵津生坐蜡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高峰被史晓军暗讽,笑笑也就过去了。

没事儿,说相声的脸皮厚,哈哈哈哈哈。可乐,可乐,有趣极了。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pcnow.com.cn/ent/504207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