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0亿财团为何投资国米?❓❓蓝黑军与AC米兰有关键区别

小青爱吃草2021-06-23  91

在国米融资2.75亿欧元后,中意各大媒体揣测不断。

笔者团队先后同苏宁、橡树资本的有关专业人士了解情况。各方判断:体量达到1480亿美元的橡树资本投资国米,其目的、初衷、投资类别,与埃利奥特基金和AC米兰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苏宁:不担心无法偿还贷款

苏宁方面表示:以融资方式获取资金,是因为国米没这笔钱就过不去,苏宁并不想将国米扔着不管,但同时,集团也不想通过抽走其他主营业务资金的方式,来支持国米。

疫情袭击整个足球产业的前提下,各大豪门都在融资维持运营。基于“不动其他主营业务”的前提,苏宁选择并不多,与橡树资本合作是相对较好的一种办法。

各界担忧,苏宁此举,不是让人想起当年的李勇鸿?❓❓

李勇鸿不过是空手套白狼,经营AC米兰一年的“神秘人士”,苏宁是运营国米五年多,带着球队节节攀升的实体,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一家“体量”千亿的实体财团的短期过桥行为,与一位投机商倾家荡产的疯狂豪赌,是不一样的。

笔者团队反问:3年后如何还贷?❓❓毕竟以国米、以意甲的经营态势来看,指望球队3年赚取2亿多欧元是天方夜谭,即使没有疫情,几十年来国米无论是莫拉蒂时期“成绩到极致”,还是托希尔时期“节流到极致”,都不具备如此盈利的能力……

苏宁人士坦率回复:如今集团选择过桥融资,是因为支持国米的前提是“不动其他业务”。如果三年后形势还是如此严峻,那么前提条件就会发生变化。

总之,苏宁方面表示:选择融资方式就是想继续持有国米。即使未来放手,也不太可能是以牺牲‘未来接班人’的国际信誉为代价。

橡树资本:初衷与埃利奥特不同

前方同僚在伦敦,与橡树资本的一位高管进行了非正式沟通。沟通过程中,对方强调两个概念:价值投资。成长投资。

价值投资,看重的是经济体的基本面,保底价值,通过“低买高卖”来盈利。

成长投资,看重的是经济体未来几年的成长能力,通过“分一杯羹”来实现盈利。

过去50年里,资本市场上,两种投资是主流,不过疫情爆发后,橡树资本判断:成长投资优于价值投资。年初,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就在备忘录《Something of Value》✨中发问:价值投资在2021年还能行吗?❓❓

埃利奥特控股AC米兰,是一种价值投资。而橡树资本投资国际米兰,则是一种成长投资。

体量达到1150亿美元的埃利奥特之所以拿下AC米兰,并不是判断红黑军当时发展态势良好,而是因为李勇鸿的豪赌行为,能让埃利奥特以远低于估值的价格,拿下一家百年老店。

不过3年来的屡经磨难,已经打消了埃利奥特利用AC米兰股权“赚快钱”的计划,要知道这是一家投资周期平均不过3-5年,以投资年盈利12%为“及格线”的“/p>

橡树资本投资国际米兰,是一种成长投资,初衷是看好国米进入较好的发展周期,希望未来分一杯羹。

托希尔的国米跌入史上最低谷,五年来国米无论是成绩还是营收都在节节攀升。橡树资本投资国米前,进行了非常严谨细致的尽职调查,然后判断:投资国米有利可图。

“时代已经变了,不能再用我们祖父的那种思路了”,橡树资本的高管讲道:“时下,万余家基金,管理着数万亿美元的资金,成功的投资愈发困难。疫情爆发后,很多价值投资都陷入困境,而成长投资更值得期待。”

国际米兰有理由乐观

前方同僚在诉苦,他就一个搞体育的,对金融知识一窍不通。但有什么办法呢?❓❓这年头想报道意甲“米兰双穷”,不懂点金融是不行的。

他邀请了一位经济学博士陪同。

这位博士对橡树资本的业务能力予以高度评价,指出,虽然橡树资本在远东没有太大名气,但在西方,其专业能力有口皆碑。他判断:橡树投资国米,于苏宁而言是利是弊不好判断,毕竟他对中国国情所知有限。但这对国米不是坏事。

在投资领域,橡树资本有三种能力是公认的世界顶尖:其一,企业财务重组能力。其二,摆脱银行欠债能力。其三,判断企业周期性低谷、高速发展期的能力。

对一家落难经济体来说,被橡树资本管控,和被埃利奥特掌握,有着微妙的区别。在西方,埃利奥特绰号“秃鹫”,而橡树资本则被认为是“救赎、治愈”的行家。

基于此,经济学高材生表示,国米有理由感到乐观。解决了球队目前的财政困难,赢得了三年时间。如果三年后顺利还贷,国米至多不过是被橡树资本分走一些“蛋糕”。即便三年后国米股权易主,橡树资本的最强能力也有用武之地,国米不至于跌入深渊。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pcnow.com.cn/finance/51101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