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大风吹》✨年赚千万,红遍全网的洗脑神曲是怎么做出来的

小青爱吃草2021-06-23  120

💥️文 | 庄恺欣

💥️编辑 | 露冷

💥️出品 | 贵圈·腾讯新闻立春工作室

*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就算是流行音乐行业的从业者,也大多不知道陶诗的来历——之前籍籍无名,全无来历,只是这两年突然就红了,红到爆。作为音乐类榜单第一名歌曲《大风吹》✨的制作人,他立刻得到全行业的关注。 陶诗的对外合作报价,有的说是50万一首,有的说是100万。而当我们向陶诗本人核实的时候,他表示:目前是200万,100万已经是去年的价格了。 作为对比你要知道,十几万元的价格,甚至已经可以在欧美最顶级的版权代理机构,买到一首不错的作品,将其打造为偶像团体的主打歌了。其中包含的权益,不仅有作曲、编曲、混音,还能充分行使甲方权利,让对方修改个七八遍。 对于100万的报价,一家音乐公司负责人表示犹豫。不过,当问题变成“100万你愿意请李宗盛,还是愿意请陶诗”的时候,对方义无反顾地“选陶诗”,因为“李宗盛的歌红不到这个程度”。 《大风吹》✨这样的“神曲”,一年光版权收入就到了千万级。相较之下,投入一二百万也算不上什么特别。不过,内容产业永远具有偶然性,谁都无法保证永不失手——一旦失手,制作方又不退款的话,那100万对音乐行业来说实在太巨大了,是绝大多数人赌不起的水平。 华语流行音乐这十几年的走势,表面上看是从周杰伦走向了蔡徐坤。但如果看得再深一点,这条曲线其实是从李宗盛走到了陶诗。

1

确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大风吹》✨红了。3月中旬这首歌才上架,5月就已经成为现象级“爆单”。按照一篇稿子的常规写法,这里应该列举一堆数字,包括短视频平台上超80亿的播放量、由你音乐榜累计5周的在榜时长等,用各种维度来证明这首歌达到了怎样的量级。

不过,我们不准备给出更多的数据。原因很简单,你要么已经被它的那句“就让这大风吹/大风吹/一直吹/吹走我心里/那段痛那段悲”洗脑;要么你就还没听说过它,列举更多数据也作用不大。这是当今传播环境里的常态,在这个App、这群人里已经耳熟能详的事,换到另一个App、另外一群人中间,很可能毫无感知。 乐评人耳帝是在4月2日的夜里,第一次提到《大风吹》✨的。音乐综艺《天赐的声音》✨里,原唱王赫野与歌手刘惜君一起演唱了这首歌。节目播出几个小时后,耳帝发了微博,“这歌估计能在短视频平台上火吧”。

著名乐评人耳帝在微博上发布了对刘惜君与王赫野合作版《大风吹》✨的评价

这句话事后在圈外人看来,算得上“神预言”。但《大风吹》✨的版权公司好乐无荒负责人陶诗觉得,这是一个从拉弓那一刻起,就预设好即将奔赴且必定到达的靶心。“我们是一家市场导向的公司。”在这里,没有稀里糊涂就红起来的歌,他运营的所有歌,都是“市场导向的”“找准切点的”。 他这样剖析此次成功:首先,《大风吹》✨是一首复古类型的音乐,“大环境很久没有出这种音乐了,上一首还是《野狼disco》✨,都快两年了”。他选择的声音来自王赫野,一个新人,“不土不洋,卡在中间”,“不是说他没特色,而是恰到好处。太洋了就唱不了爆款,太土了也不符合我们想要的”。至于歌里最洗脑的那段粤语,“特意不按照粤语写歌词的方法去写,不是真正的粤语表达方式,而是内地人去学粤语的那种感觉”——所以,它是一首针对80后90后的歌,这代人曾经有过听港乐、看港片的经验,会被轻易唤起记忆。

由2019年爆火神曲《野狼disco》✨改编的《过年disco》✨登上了2020年央视春晚舞台

《大风吹》✨不是陶诗的第一次成功。2019年11月1日,他创办的好乐无荒公司推出第一首原创作品《你的答案》✨,从问世到登上各大音乐榜单榜首只用了两周。此前,他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经纪人——用饭圈的话来说,这简直是天降紫薇星一般的存在。好乐无荒出品的歌曲不多,但每一首都获得了成功,是一家以“精品化”为取向的公司。 《你的答案》✨的创作动机也是来自“市面上很久没有出这样正能量的热单了,要倒推的话,就要推到《夜空中最亮的星》✨或者《追梦赤子心》✨”。那时,“逃离北上广”风潮正盛,陶诗的目标是做一首能触及大众情绪的歌,“需要正能量歌曲激励他们坚持下来”。 紧接着的疫情,让这首歌有了更具爆发力的传播——平台上,大量正能量短视频涌现,需要歌曲适配,而《你的答案》✨副歌部分高亢的“黎明的那道光/就驱散黑暗/丢弃所有的负担/不再孤单”恰逢其时,成了强劲的时代背景音。

传统音乐行业中的制作人,无论李宗盛、姚谦、张亚东、高晓松……都是词、曲、编的直接参与者。好乐无荒有多名这个意义上的制作人,但陶诗显然才是公司的灵魂人物,他的工作更多时候是提出选题、选择方案、督促修改,以及运营推广。

那些音乐之外的元素,在如今重要性前所未有地突出——或许文字工作者能轻松理解这种局面,写得足够好当然重要,但如果以“爆款”为评价标准,更重要的是三观正,选题准,情绪强烈,推广到位。

可以用《星辰大海》✨这首歌创作推广的全过程,来说明他的价值所在—— 在《你的答案》✨推出一年后,疫情得到全面控制,陶诗再次选择“正能量”选题,在今年1月推出歌曲《星辰大海》✨。制作录音完毕,即将发行的时候,他对歌词做了最后的修改,把“像星辰散落大海”改成“像星辰守护大海”,两字之差,因为“散落还是有些消极”。 他为这首歌的推广设定了很多场景,包括:医生守护着大家的健康、军人守护着我们的祖国、消防官兵守护着你我的家……最后,他成功地和短视频平台上的各地消防官方账号联动,以这首歌为BGM(背景音乐)⭐,配上消防官兵训练和工作的画面,再加上“无谓火海,向你奔赴而来”“向你奔赴而来,守护万家灯火”之类的文案,几个月里,仅“消防版星辰大海”在某短视频平台,就拥有了超过600万次的播放量。

在某短视频平台,《星辰大海》✨原版的使用量就超过了400万

可见,音乐制作人如今最核心的职业能力,是作为“时代捕手”的能力。好乐无荒成立不久就成为行业里的头部公司,除了在音乐本身精耕细作之外,更大的优势正在于此。

陶诗把自己的经验总结成“热单思维”。“热单”即“热门单曲”,从欧美流行音乐中hit song直译而来。hit song是个数据标准,由一系列维度构成——比如美国Billboard排名、播放器spotify上的播放量、在多少个国家的iTunes排行榜上取得过高位……但在国内,“热单”这个词才普及不久——过去,我们只能以“家喻户晓”“广为传唱”这种感性词汇来表现一首歌的走红程度,而如今,在“热单”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可以数据化和排行化的。 “热单”在陶诗眼里,分为三个档次。全平台加起来,日播1000万以内的是小热点,1000万到2000万的是属于中型,2000万以上才是大热单。而《大风吹》✨的成功,远超这三个档次之外——当音乐圈外的长辈都开始讨论这首歌的时候,陶诗说,“这就叫神曲了”。

2

“神曲”其实是更早的概念。2004年左右,周杰伦、蔡依林、孙燕姿、陈奕迅等老牌歌手仍然沐浴在唱片工业最后的光环里——周杰伦的《七里香》✨、陈奕迅的《十年》✨、容祖儿的《挥着翅膀的女孩》✨、梁静茹的《勇气》✨,都是2004年的作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pcnow.com.cn/ent/511324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