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旅文学之窗》✨| 纵有不舍,依然离别

小青爱吃草2021-05-17 139

来源:央广军事·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郭大伟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军人选择了一身戎装,走进军营,就选择了牺牲与奉献。今天的《军旅文学之窗》✨,播诵散文《纵有不舍,依然离别》✨,让我们走进一位普通军人的家庭,从他们的团聚与离别中,感受军人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情怀。作者:郭大伟。

“晨风细雨送离别,盼君一路平安行;相聚匆匆思念归,待君归来共偕老。”这是一名女军医写的诗,字里行间充满了她对爱人刻骨铭心的思念。她和爱人是一对军人夫妻,一个驻守在祖国的最东边,一个工作在祖国的最西北,相距数千公里,女军医写下的这首诗,表达出这对军人夫妇一次次离别时的难舍和对爱人的思念。

同样作为一名军人,我明白,这种亲情别离,是军人家庭生活的常态。不久前,我回家探亲,短暂的假期很快就要结束。归队那天,我早早起床收拾好行李,准备赶往机场,隐约中,听到了轻轻的哭泣声,只见爱人怀里抱着还在梦乡里的女儿,一个人捂着脸默默地流泪。顿时,我的眼角也泛起了泪花,但我强忍着,没有让它滑落。

其实,在我心底,又怎么舍得让妻子哭泣和离开年幼的女儿……但我也明白,我是军人,我的岗位在远方的军营,不能因为迷恋家庭团圆的幸福,而放弃肩上保家卫国的重任。于是,我抹去眼角溢出的眼泪,转身去和父母、妻女道别,用强装淡定的背影来掩盖内心的不舍,踏着坚定的步伐向门外走去。

母亲和妻子女儿还没来得及洗漱,就跟我一起去了机场。时间从来不肯回头,滴滴答答地走着,犹如离弦出弓的箭只顾向前。我知道,跟她们分别的时间越来越近,心里既有对下一次见面的期待,又有对分别的阵阵焦灼。

机场广播开始播报,航班开始安检,我拿着背包的手顿了顿,最后还是把背影留给她们。这时,身后传来三岁女儿稚嫩的声音:“爸爸去哪儿啊,爸爸是不是不要鑫鑫了?❓❓鑫鑫会很乖的,妈妈快叫爸爸回来!❗️❗️”爱人不停地哄着女儿:“爸爸去坐飞机了,爸爸是一名光荣的军人,要去完成他的任务。没有不要咱们鑫鑫,爸爸最疼鑫鑫了,下次还会给鑫鑫带礼物回来!❗️❗️”

听着妻子和女儿的这些话,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我转过身,看到她们站在安检口外朝我挥手,女儿一边抹着泪,一边向我挥着小手“再见”。我知道,那一刻心中纵然有千般不舍,也不能回头去拥抱她们。因为,我归队的脚步必须坚定向前,不能被亲情牵绊。

回到部队后,我拨通家里的电话。女儿在电话里说:“爸爸,我们看到你坐的飞机了,看到它越飞越高,后来它就不见了……”爱人跟我说,每当有飞机飞过家乡的上空,女儿总会仰着头看飞机,直到飞机消失。她问:“妈妈,这是爸爸坐的飞机吗,爸爸回来了吗?❓❓”急切的语言,装满了一个孩子对军人爸爸的思念。

在部队这些年,对于妻子和女儿,我心里满怀愧疚。女儿从小与我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当她遇到困难时,我并没有像一个英雄一样出现在她面前,承担起父亲的职责;对于妻子,在她需要丈夫陪伴的时候,我也时常不在身边,同样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对妻子应尽的责任。

而对于年迈的父母,我更是充满愧疚与不舍。母亲、父亲把我抚养成人,他们也许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平平安安、安安稳稳地生活,但他们也同样默默支持自己儿女的梦想,从未阻挠多言。而他们的儿子踏上了报效祖国的道路,把远去的背影留给了他们。

虽然我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充满了愧疚,但作为一名军人,我会尽全力去履行保家卫国的重任。我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我的女儿可以在她的小伙伴面前自豪地说,“我的爸爸是顶天立地的军人”,而我的爱人和父母,也会以我是一名合格称职的军人,而感到荣耀和自豪。

(央广军事·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http://www.pcnow.com.cn/military/427169
00